当前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>香烟资讯 > > 正文

梁世雄:心随江山 令我满溢激情

发布时间:2019-04-23 12:30:35 来源:http://www.dun-chang.com

标签专题:写生   心随   紫云楼   山水画创作   黄山   人物画   反应   归渔   学生   圣教序

黄山雨后

高原牧歌

4月12日,由中国美术馆、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、广州美术学院、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“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:心随江山——梁世雄中国画艺术展”在中国美术馆展出,同时,梁世雄向中国美术馆捐赠各时期代表作20件(套)。今年正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,展览取名“心随江山”,表达了艺术家对祖国大美山河的热爱。

86岁的梁世雄是当代岭南画学代表艺术家之一,他早年与北方画派广泛交流接触,作品中既有北方画派的雄浑大气,也有岭南画派的细腻笔触,被称为“巧融南与北,秀丽复雄强”。此次展览共展出作品60余件(套),其中包括广东美术馆收藏的梁世雄早期成名作《椰林初晓》《归渔》,南海博物馆收藏的《不尽长江滚滚来》等作品,以及中国美术馆此次收藏的梁世雄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品,全面立体地呈现了梁世雄的艺术成就,从中亦能管窥广东艺术的发展脉络和风貌。

刘勰《文心雕龙·神思》云: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。”这也是梁世雄经常引用的名句。梁世雄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表示,有广阔的胸襟,才能画出有气魄的画;山水画家,应该发现山河的美,将自己的情感满溢于山河,才能创造出艺术的美。

一 创作首先要在生活中有所感动

羊城晚报:您早年主要创作人物画,后来是如何从人物画转到山水画的?

梁世雄:在那个年代,人物画很受重视。要是一个画家想参加展览,一定要画人物。后来是因为教学的需要。当时黎雄才老师要我参加山水画创作,我就转攻山水画了。当然我也很喜欢山水。

年轻的时候,我画了两幅影响比较大的人物画。以人物画著称的程十发看见我的作品《归渔》,很激动,说画出了南方人物的特点和气质。他的话对我是很大的鼓励。《归渔》是我在闸坡渔港写生的创作。那时候我们在码头上观察,很多渔船丰收归来,一个到岸的小姑娘,给我留下很深印象,我就请她让我画个像,她很大方,坐在那里给我画。后来我总结,创作首先需要在生活中有所感动。

羊城晚报:后来您创作了众多山水题材,有什么心得?

梁世雄:和其他画家相比,我有一个比较好的身体条件,让我能走遍祖国山河。后来我们去西藏,为人民大会堂的西藏厅创作。一行四人,只有我没有高原反应,所以我就多去观察体验。我被分配创作边防题材,就一直去到中印边境。这些年下来,我认为创作需要对生活充满激情,“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”。我在高山没有“反应”,在大海,我也没有“反应”。我到了西沙群岛,那里的海浪有山那么高,盖脸而来,但我不怕。很多同行的战士来自山东,不适应风浪,但我在夹板上安然自得。这对我创作很有利。如果身体不好,整天头昏脑涨,就难以极致地感受生活。

羊城晚报:您如何理解人物画和山水画两者的关系?

梁世雄:相对而言,人物画对画家的造型能力要求更严格。对人物五官的把握稍微有差异,他的表情就不一样了。在山水画里,画家可以放开一点,反正山高一点低一点都是可以的。所以,人物画和山水画的要求有所不同。在画了人物以后转画山水,对我来说很有利。因为在山水画里,有时候添加两个小人、两个小马,画面就很生动,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一般山水画家对人物的把握没有人物画家准确,而我两样都会。

羊城晚报:您四上黄山,每一次的感受有什么不同?

梁世雄:黄山的景色千变万化,每一次去的感受都不一样。我最早去的那一次是1957年。整个黄山片区这么大,在上面只有我们12个人。当时去写生觉得很可怕,鸟叫一下我们都怕。到了我最后一次去黄山,旅游的概念已经很流行了。别说画画了,连景色都未必能看得完整,因为都被游人挡住了。所以,我早期去黄山的时候,收获比较大,毕竟是在那里慢慢感受。最长时间的一次我住在黄山最高的地方,每天观察云海的变化,当云海变形,整个山色随之而动,印象很深。

羊城晚报:在其他地方的游历、写生也有这样的感觉吗?

梁世雄:长江我也去过好几次,有一次是带学生沿着江,一路走去。我认为,对于长江,最重要是画水。好些学生去画长江,没有画水。因为他觉得不好画,水流总是变动的。我说,再难画也要画,要把握它的规律,一边记忆一边观察。所以我在三峡画了很多水。画长江一定要画好水,体现“不尽长江滚滚流”。我记得有一年长江上要建坝,水位即将提高了。那就意味着,三峡最漂亮的地方就要被淹掉了。石壁没有了,白帝城也没有了。于是,我委托朋友联系当地的航运局,让我可以随时上船写生、画画。

祖国的山河是我创作的源泉,到生活里面去也让我充满激情。如果你对待生活冷冷清清,很难搞好创作。我70多岁的时候,去了新疆,画了胡杨林。那是在中蒙边界,那里的胡杨林都是上千年的,它们好像一座座雕塑。我去那一看就很激动,回来就创作了《雄风岁月》。

二 跟黎雄才先生去写生

羊城晚报:我们知道,很多前辈画家都画过黄山,您在他们身上有何受益?

梁世雄:我有一次到黄山写生,从山上下来,住在山脚的紫云楼,碰到赖少其。赖少其当时是安徽省委宣传部的主要领导,他只要有创作假,就去黄山,白天写生,晚上在宾馆的餐厅画国画。那会儿,他们安徽有位美术老师,也带着学生去黄山写生,但他自己不画,让学生自己去画,那些学生知道我是当场写生的,老是在我的宿舍等我,跟着我,看我怎么画。后来赖少其就对那位美术老师说,你看人家是带头去画的,你一定也要上去跟学生一块画。

对于中国画来说,看很重要,老师的讲授作用有限,看着老师画,才可以学到更多东西。跟着老一辈画家学画画,对我有不少好的影响。比如以前我跟黎雄才先生去井冈山写生,即使狂风大雨,他也撑着伞不走。他不走我也不敢走。黎老在创作、写生的时候很勇敢,风雨无阻。有一次去日本写生,他一个人跑去海边观察灯塔,大家都很紧张,年轻人开车追上去,怕他出事。但这个过程中,我们也懂得了什么是创作的要义。所以我觉得,一个画家应该有这种韧劲和魄力,不然很难画出有气派的画。

三 容庚先生指导我学书法

羊城晚报:容庚先生给您什么样的影响?

梁世雄:他对我影响很深。我当时比较年轻,画了一些画给他看,他点评了两句:画画得不错,字不行。他后来告诉我,历史上没有一个大画家是字写不好的,你的书法不好,就成不了大家。这句话对我影响很大。于是我就下决心练字,练得手疼。我问他,应该从学什么字开始。他说,看你喜欢。当时教我们书法的老师,让我们临摹《圣教序》,但容先生却说不一定。他的家里有很多碑帖,他让我随便挑,喜欢哪一个,就选一个回去学。当时我喜欢李北海。因为李北海的字比较厚重,有分量,我就临了一段时间。而后转为学文徵明。文徵明是一个书法家,也是一个画家。文徵明的字,适合题画,很协调。后来我又学王铎,王铎的草书很有气派。在容先生的影响下,我就这样子经历了几个阶段。

羊城晚报:练习书法的经历,为画画带来怎样的裨益?

梁世雄:书法很重要。我后来的画为什么能放开,和书法很有关系。又比如刚才说到的题款,也体现了书法的重要性。高剑父先生题款都要起稿,大小高低很讲究。潘天寿对这个方面也很讲究。他的儿子说,潘先生有时候款觉得题低了,就要挖掉,修改。老一辈画家重视题款。在传统的观念里,它是画画的一部分,不能够马虎,搞不好就把画题坏了。所以后来我每画完一张画,都预先试题很多张草稿,按下去比划好不好看。如果不好看、不够强,或者多了,就再题。这个习惯就来自于这些老先生。(朱绍杰)

转载请保留本文连接: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dun-chang.com/xyzx/read-1-19645-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热门图集


栏目导航

香烟资讯 | 香烟价格 | 香烟排行榜 | 香烟评测 | 烟叶知识 | 烟草专卖局 | 雾化器评测 | 烟油评测 | 主机评测 | 吸烟危害 | 戒烟 |

快活似神仙香烟网 欢迎您的访问! 本站( http://www.dun-chang.com )遵守祖国法律及各种备案法。
Copyright © 2016-2020 http://www.dun-cha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| 站长统计 | 网站地图 |
广告联系 :QQ 1913156035